樂壇天籟「為愛淡出成全職太太」2次婚姻失敗收場,皈依佛門「失聯愛女10年」61歲霸氣復出

小酱 2021/11/08 檢舉 我要評論

充滿靈魂的嗓音!

曾經有人評價齊豫說:

華語樂壇唯一的天籟。

其他世俗的天籟只是有了嗓子,

沒有了靈魂。

1

齊豫的母親是從小生活在東北的滿洲人,有著相當不錯的音樂素養。當時家裡唱片機一圈一圈地轉,母親跟著一遍一遍地唱。

也許是耳濡目染,從很小的時候,齊豫就表現出極高的音樂天賦,她的聲音純凈而空靈,給人一種不染人世塵埃的感覺。

「媽媽愛時髦,愛文藝,尤其愛音樂,家中的唱機,在我小時候的回憶裡,是一天到晚不停轉的。從小到大,音樂一直就在身邊。媽媽唱歌尤其好,好到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唱得好,因為怎麼唱,都比不上媽媽。她的高音很厲害。」

然而父親齊濟一直抱有傳統觀念,並不看好女兒走上音樂之路。縱使齊豫從小成績優異醉心音樂,父親也堅決不肯答應。

然而父親的反對,卻並沒有阻止齊豫對于音樂的熱愛。

她一邊在學校認真讀書,一邊在大學裡抱著吉他參加音樂社團。

1978年,台灣大學人類學系學生齊豫,趁著暑假一口氣報了「金韻獎」、「民謠風」兩個比賽,她憑《Diamonds & Rust》獲第二屆金韻獎冠軍、第一屆民謠風冠軍。藉助選秀比賽,她迅速走紅。

憑著自己的「天嗓」,她被音樂泰斗李泰祥注意到,成為其首位女弟子。

李泰祥何許人也?

在那個浪漫的80年代,李泰祥創作了無數優秀作品,組成了台灣原創音樂中最古典最精緻的一環。從古典到流行,都有他的創作。是他將現代音樂引入台灣,融合古典與流行,讓藝術在民歌裡生長。

1979年,22歲的齊豫發行自己第一張個人專輯《橄欖樹》,一出場,就萬眾矚目。

「不要問我從哪裡來,我的故鄉在遠方,為什麼流浪,流浪遠方,流浪」,齊豫唱的的《橄欖樹》,也成為了當時一代人心生嚮往的遠方。

孫燕姿曾出過一張翻唱專輯,裡面第一首就是《橄欖樹》

「我的音樂,是從爸爸哼起這首歌開始的,然後我開始尋找我的橄欖樹——音樂。」

1979年,更是憑著電影《歡顏》主題曲,榮獲第16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劇情片電影插曲獎。

這首歌成功奠定了她華語樂壇天后的地位,更因為她出淤泥而不染的輕靈歌聲,被譽為「天籟之音」。

80年代,齊豫先後發行了《祝福》《有一個人》《回聲》《快樂天堂》《Whoever finds this I love you》《人間低語》《有沒有這種說法》等中英文專輯,並且獲得金鼎獎推薦唱片大獎、金鼎獎優良唱片獎等多項大獎。

1985年,28歲的齊豫和潘越雲一起成為回聲的主唱,三個女人一台戲,成就了這張經典的文化唱片。

齊豫與潘越雲說服三毛用第一人稱來創作,將三毛童年、成長、與荷西的愛情等半生記憶都寫進這張專輯。

幾乎可以把《回聲》當成一部章回體小說來傾聽,這音樂達到了「和電影、文學繪畫、戲劇同一個高度,那個時代流行音樂承載了時代的吶喊,也承載了每個人的心情,是毫不遜色于其他文藝類型的」。

回憶她的填詞人三毛時,她說:「我和三毛最大的不同就是,三毛是腳步的流浪,而我是心靈的流浪。真實的我只喜歡坐在家裡看書,聽音樂,研究我感興趣的東西。我和三毛年齡差了十來歲,我沒有她那麼勇敢和衝動,即使出門也要猶豫半天。」

然而到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,台灣樂壇的競爭機制和商業運作迅速發展,此時的齊豫卻到了自己的瓶頸期。

「中文專輯在那個時候就一直覺得好像處于一個瓶頸的狀態。因為那時候離開了李老師,就是沒有再唱他的作品。那時候的那個步伐是邁的很困難的。就是覺得好像去量身定做像李老師以前的歌其實是不可能的。」

90年代齊豫持續發力,先後發行了《藏愛的女人》《駱駝飛鳥魚》等專輯,其中《駱駝飛鳥魚》令她入圍第9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、最佳國語女演唱人,而歌曲《幸福》更獲得中國音樂人交流協會之年度十大最佳單曲,《哭泣的駱駝》和《飛鳥與魚》提名最佳作詞獎,與此同時,她還參與製作蘇慧倫等數位歌手的音樂專輯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